「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05)/ 林世儒

2020-05-13
今天一早起床就發現連小手臂都已經痠痛了,看來隨著每天的練習,痠痛感逐漸向下延伸,也許明明就會來到手腕了吧!

練習一開始,才把雙手提起來。就感覺到從後腦沿著脖子到肩膀的兩條肌肉又酸有緊,注意力很難從中移開。心裡有點滴咕,根據「七律」不是過了三與四這個「斷層」,不是就又恢復直線進行,會更容易了嗎?

從目前的狀況看來,顯然並非如此。我把意念收回向內凝聚,想起昨日身體自動朝脊椎中軸的細微調整,我記得那時身體的感覺,便試著自己精細的從骨盤開始,逐節向去調整每一段的脊椎骨,最後來到頸椎與頭顱。

經過這樣的調整之後,我覺得更輕鬆更有能量也更清爽了,手臂痠痛麻的感覺依舊,但比較能夠接受了,起碼今天從頭到喘氣呻吟了。直到練習結束前兩三分鐘,我的呼吸才不自主地加深,心跳和血液的速度加快,狀況的確是有比前幾天改善,想要把手放下的念頭只出現不到十次,看來會漸入佳境了。


方圓:今天是「是與否的掙扎」第5天,的確如老師觀察的,過了mi-fa斷層後的今天,不僅沒有感覺減輕,反而更快地在第2分鐘就发生了“爭鬥”。在前第7分鐘里聽到“放棄吧”的聲音,但好像並不能撼動我,因為有了前面幾天積累的信心,我非常篤定地繼續在疼痛中堅持著。左臂抖得特別厲害,肌肉里像在爆米花,啵啵地跳動著。受到老師和梁宏的啟发,試著想象後背有一堵墻,把後背依次貼上去,感覺身體的重心慢慢聚到正中,隨之是脖子後側肌肉慢慢恢覆正常。最後兩分鐘十分煎熬,每一秒都感覺到了極限。我突然发現一個自我撫慰的方式:當我數著數,然後對自己說:太好了,這一分鐘只剩下**秒了,心中就會湧起一陣甜蜜和穩定。就能繼續朝著那個終點前進。但我也試過不加這個額外的念頭,只是堅持練習,就會感覺前路漫漫,苦海無邊,立刻就沒有求生的欲望了。真的挺神奇!最後給自己加了點,比昨天多30秒,達到16分鐘。放下手臂的時候真的非常寧靜,完全就靜止在那里,感覺脊椎從下往上有種非常輕微的校準,身體中央通透極了,真好!

輝玲:5月17日「是與否的掙扎」第五天 15分鐘站直調整脊椎,雙手平舉。這次酸痛比前幾次加重,而且是集中在雙手手臂上面的肌肉,拇指、食指與中指脹痛。7分鐘開始兩旁肋骨疼痛,背部胸椎兩旁的肌肉拉緊非常酸痛,左腳有點點麻,後面頸項的肌肉緊拉著後腦勺,接著收緊拉扯的疼痛延伸到頭的兩旁至太陽穴,也是非常難受。整個過程是閉著嘴巴呼吸從慢到快,我也把注意力放在不斷調整站立的姿勢,最後還是堅持到15分鐘。慢慢放下酸痛僵硬的雙手,呼吸也慢慢的調整回來,5分鐘後汗水才開始從頭部,胸和背部冒出來。

品賓:「是與否的掙扎」D5:前天7.5分鐘,昨天10分鐘,今天終於成功挑戰15分鐘,最後兩分鐘簡直度秒如日,那個難受勁甭提了,好在內心“有意識受苦”的意念夠強烈,終於挺到最後,放下顫抖著的手臂,渾身都濕了,汗水夾著淚水往外冒,感嘆這一路走來就像這是&否的掙紮,真TM太不容易了,但值得慶幸的是:我終於挺過來了![歐耶]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