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05)/ 林世儒

2020-05-13
今天一早起床就發現連小手臂都已經痠痛了,看來隨著每天的練習,痠痛感逐漸向下延伸,也許明明就會來到手腕了吧!

練習一開始,才把雙手提起來。就感覺到從後腦沿著脖子到肩膀的兩條肌肉又酸有緊,注意力很難從中移開。心裡有點滴咕,根據「七律」不是過了三與四這個「斷層」,不是就又恢復直線進行,會更容易了嗎?

從目前的狀況看來,顯然並非如此。我把意念收回向內凝聚,想起昨日身體自動朝脊椎中軸的細微調整,我記得那時身體的感覺,便試著自己精細的從骨盤開始,逐節向去調整每一段的脊椎骨,最後來到頸椎與頭顱。

經過這樣的調整之後,我覺得更輕鬆更有能量也更清爽了,手臂痠痛麻的感覺依舊,但比較能夠接受了,起碼今天從頭到喘氣呻吟了。直到練習結束前兩三分鐘,我的呼吸才不自主地加深,心跳和血液的速度加快,狀況的確是有比前幾天改善,想要把手放下的念頭只出現不到十次,看來會漸入佳境了。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