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04)/ 林世儒

2020-05-12
「是與否的掙扎」來到第四天,正是建構宇宙的兩大律則之一的「七律」的第一個偏向點,在這個必然的「斷層」上,會發生甚麼呢?我還是像往常依樣向兩旁提平雙臂,沒多就發現這幾天下來,肌肉所累積的痠痛已經從肩膀延伸過了手肘來到小手臂,真是不妙啊!

而為了穿越「斷層」勢必需要「額外的努力(不是額外的用力)」。果不其然,痠痛麻開始從肩頭沿著手臂來到手掌,到最後連手指都麻了。雖然身體都沒有任何的移動,但我可清楚地感覺到兩隻手臂開始微微地顫抖,而我對此完全無能為力,只能任由他去。

我試圖把手臂當成別人的,只是在旁觀看著這些擾人心志的痠痛麻,效果似乎有好一些,呼吸也沒有像昨天那麼喘,只是覺得好像得了高血壓,血液盡往頭部衝,清楚地感覺到整個頭臉部有血液快速的流動與血管的擴張。好不容易十五分鐘的背景音樂結束了,我慢慢放下痠痛到似乎已經不屬於我的手臂,心理訝異著,今天居然沒有握拳,更沒有彎曲手肘,也就是說我的手臂真的在這十五分鐘,都一直保持著原有的平伸姿勢,「這真是太神奇了傑克」。

練習結束後放下手臂,我繼續站了好幾分鐘,感覺身體非常舒服,完全不想有任何的移動。此時體內有一股精微的能量在調整我的身體,特別是整條脊椎骨。好似已經疊整齊的積木在做最後的修正,把每一塊都微調到重心都落在同一個點上那樣,從尾椎一路上來到頸椎,最後放上頭顱。調整完之後,我感覺就像一座大山,風吹不動,地震不搖,只是矗立在大地之上,平穩、寧靜、無爭。


詩君:老師,我昨天就在思考,您今天是否會用新的方法幫助自己穿越。很開心我今天看到新方法了。看起來比較接近臣服與無為的狀態,且進入自我觀察,感覺有點接近高等理智中心的狀態,是嗎?昨天是借用艮與坤的品質,今天再加上全然的臣服與自我觀察,真好!不知你明天還會有什麼新把戲啊!!!期待啊!

方圓:今天是「是與否的掙札」第四天,也是《探索奇跡》中揭示的宇宙兩大律則之一的“七律”的第一個偏向點。在這個點上應該會发生“斷層”,也需要新的外在“沖擊”加入,行動才能保持原有的運動方向。對即將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充滿好奇。保持數數,保留計數器和鏡子的輔助,其余不變。果然,“鬥爭”來得比往常更早:在第4分鐘時,已經進入到前兩天7、8分鐘的酸痛狀態,到第5分鐘時,雙手臂開始顫抖,大量出汗。我給自己一個鼓勵:好樣的,已經完成第一個5分鐘了,真棒!沒想到最困難的時刻发生在第7~10分鐘里,一個非常清晰且強烈的“放棄吧”念頭出現在我的意識中,前幾天都只是單純身體上與疼痛的對抗。這是一個明顯的變化。跳著呼吸,一次次伸展手臂並微向上恢覆到水平,感覺疼痛感似乎揮之不去,而且綿綿不斷,完全沒有前幾天練習中被注入新的能量的感覺。好不容易進入第11分鐘,此時全身都開始顫抖,一側的膝蓋隱約有咯吱作響。大量的汗水從我的頭臉、上身滾落,每一分鐘都好像皮膚被烤得疼。正當我我感覺困難重重時,一個念頭突然進入了我的頭腦:把數數切割成60一組,也就是每數完一組,就順利度過一分鐘。這時會明顯发現自己的情緒進入一種積極的狀態:興奮,踏實,不斷充滿新的成功感。於是今天在完成15分鐘的基礎上,我還成功延長了30秒。放下手臂的時候,我感覺渾身充滿力量,很穩定地站在自己的心跳聲中,有意識地呼吸著。

輝玲:5月16日「是與否的掙札」 第四天:15分鐘開始站穩、雙手從旁平舉。才到5分鐘肩膀與手的肌肉就酸痛難耐,跟著右腳膝蓋也有些痛。隨著不到2、3分鐘頸項的肌肉和經絡延伸到頭部兩旁至太陽穴,尤其是右邊頸項的經絡非常痛,同時喉嚨往下與胸口直線上的對分部位收緊疼痛!加大呼吸盆骨同時跟隨呼吸前後輕微擺動。允許我用‘疼痛考驗著時間,時間考驗著我,’ 堅持, 過了10分鐘,再堅持,還有兩分鐘,咬一咬牙,換個方式輪換開嘴和他閉嘴呼吸,終於堅持到15分鐘,完成!停下後,胸口的緊痛慢慢下到心輪至胃輪的位置,5分鐘後,頭與手的酸痛都漸漸退去 了 ,心輪的部位也松了 ,可是胃輪的地方還是一團緊緊的捆著,它要表達什麽呢?原諒自己吧!原諒自己吧!!!眼淚冒出來,繼續站著閉著眼睛感受濕濕的眼眶,雙手打開去擁抱自己的靈魂,暖暖的,胃輪的地方松開了舒服了。今早起來後,感覺整個肩膀與雙手好輕啊,雖然手臂的肌肉還有些酸痛,但可以清楚區分得出這兩種同時存在的感覺。這「抽坎填離」慢慢的在拉開序幕嗎。。。

顧曉雷:2020.05.16「是與否的掙札」第四天10分鐘,經過了第一天的15分鐘,第二天的七分鐘,第三天因朋友們沒上線而未進行,來到第四天,今天放的背景音樂是(Sasmsati記得正念),借用了情感中心的力量。因為白天經過了一天的繁忙的理发工作,我身體的能量消耗的挺厲害的,這10分鐘應該不好熬。Sasmsati一遍5分32秒,從32秒開始播放,設置成循環模式,第一遍音樂結束,身體還可以,第二遍音樂響起,看到有同學已經堅持不住手臂如山崩下,心里湧起難過。隨之而起身體感覺來了肩部關節開始升起疼痛,身體发熱,這時已經到八分鐘左右。手臂微微在下降,外在幾乎是看不出來的。於是我重新調整,但向上回到原來平行位置是那麽難,需要付出額外努力。努力回到位置,音樂結束,今天10分鐘完成。

施崢:「是與否的掙札」第一天做這個練習的時候,我一開始坐了十分鐘,沒覺得怎樣,但有點兒事兒就停止了一下,又做了5分鐘,也沒覺得什麽,只是在做的過程中感受到,腋下有一個穴位在跳動,好像是膽經上的穴位,有能量向腳底走。說句實話,這次做這個練習做的不是很正規。
第二天做這個練習的時候,我找了一段17分鐘的音樂,當我舉起手臂,我試著,用神舞的眼神,我不自覺的開始哼唱,那個過程中,我能聽到自己的聲音,感覺到身體的振動。到後面的時候,手臂有一些酸麻,結束的時候我讓手臂慢慢放松下來,自由運做了一會兒。回到生活也就沒什麽感覺了。
第三天前兩天做的很輕松,我不知道第三天會有什麽,走到mifa點了,我還想著放昨天的音樂,我依然和昨天一樣,開始唱誦我就聽到自己的聲音,對於播放的音樂,好像沒有太在意,我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感覺到肩膀變得越來越緊,感受到手臂開始麻木,四肢一直到脖子、頭部兩側都是麻麻的,然後連我的腿也開始麻了,我突然意識到這個麻的地方和曾經走創傷療愈的時候,麻的地方是一樣的,這時候我開始大口呼吸,突然有一種悲傷的感覺升起來,好像累生累世堅持真理的靈魂所經歷的一切痛苦。我看著那個感覺升起,過了一會兒消失了。发現手臂有點下落,一點一點的把它擡回來,又過了一會兒,手臂像抽筋一樣,有點要縮在一起,內在有一個強大的聲音說“是”,這時候我突然注意到今天放的音樂,不是昨天放的那一首,在這種掙紮的過程里,我聽到了那首音樂中激昂的部分,像是有一種鼓勵和支持,我將手臂一點一點的又伸開,整個手臂開始劇烈的抖動,不知道抖了幾分鐘以後慢慢安靜下來。我发現時間早就過去不止十五分鐘了,我慢慢的放下手臂,看了下時間,24分鐘,讓手臂自己運作了一會。感覺到腰的部分有能量在運作,四肢的能量也在運作,慢慢的麻木消失。整個過程牽扯到了心經、心包經、三焦經小腸經、膀胱經等幾乎所有的四肢經絡。今天手臂有了運動過量之後的酸脹感,手很熱。今天開始練習前,頭腦中很多小我低價值的聲音,做完消失了。
第四天
昨天的肌肉反應還有一點感覺,我有擔心今天會更強烈。等我開始做的時候,我慢慢去體會自己的身體,同時我在聽一個音頻,在開始做這練習以前我頭腦中有一些小我的聲音在翻動,它是自私的,想維護自己利益的部分。我似乎不太能讓它停止下來。今天整個練習的過程手臂和腿的麻木癥狀輕了,明顯沒有昨天那麽強烈,背部的感覺比之前要明顯一些,我今天給自己做了一個設定,就是15分鐘以上,同時身體的最高峰癥狀過去我就可以停止。今天在高峰癥狀出現的時候,手臂會抖,大口的呼吸。我嘗試著盡可能伸展我的手臂,並且擡高它,在後面我感受到了感動和愛,做了16分鐘,我結束了。那個自私的小我的聲音變得很虛弱了,做完以後身體比昨天要輕松,下腰部暖暖的。這幾天的體驗,我明顯感覺到這個練習可以轉化小我的聲音。這也是這一段時間我一直困惑的,我能聽到那個聲音,我想停止它,但是停不下來。這個練習幫到了我,我看到我內心其實有一個強大的力量,他是非常有勇氣的,當我願意去做的時候,沒有什麽可以阻擋。我不是那個被小我掌控的自己。在蘇菲九型里,我是六號,六號的神性美德就是力量。這兩天練習,我似乎嘗到了內在本質的味道。
非常感謝林老師的帶領!讓我在最恰當的時候遇到了最恰當的事情🙏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