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04)/ 林世儒

2020-05-12
「是與否的掙扎」來到第四天,正是建構宇宙的兩大律則之一的「七律」的第一個偏向點,在這個必然的「斷層」上,會發生甚麼呢?我還是像往常依樣向兩旁提平雙臂,沒多就發現這幾天下來,肌肉所累積的痠痛已經從肩膀延伸過了手肘來到小手臂,真是不妙啊!

而為了穿越「斷層」勢必需要「額外的努力(不是額外的用力)」。果不其然,痠痛麻開始從肩頭沿著手臂來到手掌,到最後連手指都麻了。雖然身體都沒有任何的移動,但我可清楚地感覺到兩隻手臂開始微微地顫抖,而我對此完全無能為力,只能任由他去。

我試圖把手臂當成別人的,只是在旁觀看著這些擾人心志的痠痛麻,效果似乎有好一些,呼吸也沒有像昨天那麼喘,只是覺得好像得了高血壓,血液盡往頭部衝,清楚地感覺到整個頭臉部有血液快速的流動與血管的擴張。好不容易十五分鐘的背景音樂結束了,我慢慢放下痠痛到似乎已經不屬於我的手臂,心理訝異著,今天居然沒有握拳,更沒有彎曲手肘,也就是說我的手臂真的在這十五分鐘,都一直保持著原有的平伸姿勢,「這真是太神奇了傑克」。

練習結束後放下手臂,我繼續站了好幾分鐘,感覺身體非常舒服,完全不想有任何的移動。此時體內有一股精微的能量在調整我的身體,特別是整條脊椎骨。好似已經疊整齊的積木在做最後的修正,把每一塊都微調到重心都落在同一個點上那樣,從尾椎一路上來到頸椎,最後放上頭顱。調整完之後,我感覺就像一座大山,風吹不動,地震不搖,只是矗立在大地之上,平穩、寧靜、無爭。


詩君:老師,我昨天就在思考,您今天是否會用新的方法幫助自己穿越。很開心我今天看到新方法了。看起來比較接近臣服與無為的狀態,且進入自我觀察,感覺有點接近高等理智中心的狀態,是嗎?昨天是借用艮與坤的品質,今天再加上全然的臣服與自我觀察,真好!不知你明天還會有什麼新把戲啊!!!期待啊!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