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01)/ 林世儒

2020-05-09
從今開始,我每天早上做完Chakra Breathing 之後,加上練習葛吉夫所說的「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是容格所謂的「對立的張力」,也是班尼特對他學生的訓練方式之一,在「律動/神聖舞蹈」課上,双手向旁平舉保持十五分鐘。今天做一回合下來渾身出汗,體重減了100公克,脂肪少了0.2%,內臟脂肪沒變還在偏高等級。

意志力增強了,對身體更加有感覺,我會持續練習到「內在之旅」朗讀完畢為止,至少還要兩個月的時間。


方圓:“昨天也是第一次嘗試做「是與否的掙扎」,但先選擇做10分鐘嘗試一下。我開著老師朗誦的音頻,本想幫助自己能更凝聚更專注。沒想到突然老公和孩子頻繁地在我身邊大聲講話,還總是試著跟我聊天。我感覺那些吵雜的聲音加劇了我內心的煩躁,肉體上的煎熬好像一下子被擴大了。每一個聲音落到耳朵里都像砂紙摩擦般產生痛感。第8分鐘起,脖子肩膀開始大量冒汗,手肘特別疼,肩縫中透著酸痛。我努力拉回注意力關注自己的呼吸,觀察自己的骨骼姿態,意識還能維持。感覺自己外面是痛苦的肉體,內在是灼熱的情緒,有一個扁扁的“我”被夾在當中,還有一個觀察的“我”在努力睜大眼睛看著。10分鐘到了,我一下子脫力地倒下,心砰砰跳得很快,汗出得比跑800米還多。

方圓:想起那是19年的台灣神舞營,近50人的教室中,我站在隊尾最後一排,眼看著前面一條條手臂像森林里被伐倒的大樹一樣,以慢動作緩緩被疲勞壓下,顫動的手指和晃動的身體,從後面看著,有點鬼影叢叢的驚悚。周圍還不斷有呲牙咧嘴的各種聲音,看著大家各種表情的呈現精彩紛呈:遺憾也有,愧疚也有,不以為然更有之。最後就看見Avi白胡子老爺爺如一顆清俊的小松樹一般,始終表情不變地站在教室最前面;而與之對應的,是林老師如十字架般端正的背影,似乎還透出幾分輕松來。那時我強咬緊牙根,整個從脖子到雙肩甚至整個上半身就像泰山壓頂似的沈重,痛苦不堪。其實手已經掉到距離腿側不足30度的下方,但每當我想放棄時,看見前面那兩個巋然不動的身影,就對自己打氣:再堅持一下,只要我還沒被徹底打垮,就是勝利。當時那個印象深深地刻在我的記憶里。現在老師重新開啟這個鍛煉,真的由衷佩服。當時我痛苦維持搖搖欲墜的手臂,心中萬分慶幸:還好有團體,有繼續堅持著的老師與夥伴,我就像馬拉松里被帶著拖行的“吊車尾”一樣,盡管成績不忍直視,卻還是有前進的助力。而想想老師這些年很多時候都是獨自在寂寞中堅持自己練習,這種強大的內心我真的望塵莫及啊!


輝玲:從看老師第一天練習「是與否的掙扎」敘文我非常敬佩但“這鬥爭”與我無關,因從小已飽受太多的疼痛,怕了。可是連續幾天看老師“鬥爭”的過程,當開始有些心動時,小我很厲害噢左手手臂關節馬上痛。前天蠢蠢欲動想加入練習時右手臂肌肉也鬧疼痛, 又看到老師寫的 ‘好像得了高血壓,血液盡往頭部沖’ 。。哇塞,那是我最怕的(怕中風)😭。不過還好,這段時間有老師,菊嬌和春源的帶領,走在內在之旅常觀這具身體與自己的起心動念,不管它出現什麽狀況都學習接納和交托,也都獲得內在的平安。其實自己也很清楚知道由於腰椎,胸椎及頸椎都有些走位,平時如不注意糾正姿勢這些地方時常都會痛。啊,反正做也痛,不做也會痛,就決心練習吧,不管結果如何,我同樣的接納和交托!昨天我終於加入了“是與否的鬥爭”行列,可以堅持15分鐘,大概5分鐘開始手關節痛到手臂,過程都以觀呼吸和聽老師的音頻來堅持,呼吸有些急促, 最後肩頸至手臂的肌肉很痛手掌已麻痹。結束時我才发現我的手已降下了15°,而且僵硬不聽使喚,慢慢放下8分鐘後才開始有感覺。嘢,第一次練習過關!與你們同行,今天繼續練習!

盧沛楨:第一次,與朋友們一起做葛吉夫大師的”是與否”鬥爭練習15分鐘。只能堅持5分鐘手臂平舉不動,接下來,就各種放松一下,再平舉,這中間大喊了一下:“受不了了,堅持不住了”。再放松,再舉,熬到最後,感覺眼睛腦袋都清楚了,總算是熬過了15分鐘。肩膀後面最疼,手慢慢放下,感覺到手麻麻的。

顧曉雷:昨天與朋友們一起做葛吉夫大師的”是與否”鬥爭練習15分鐘,第一個15分鐘堅持下來了,內心的鬥爭,掙紮在10分鐘後出現,身體上一股股熱浪湧起,呼吸慢慢急促,麻脹感從手指漸漸向小臂肌肉、大臂肌肉,頭頂发脹。15分鐘背景音樂結束,手反而有些不想放下。慢慢把手放下酸爽的感覺向全身散发。在愉悅的狀態中,我們會變得無意識,只是維持現狀,但痛苦來臨時,我們會習慣性的想遠離痛苦。痛苦會驅動我們去通過工作、付出努力和觀察到更多的東西來穿越痛苦,找到喜悅。–《自我觀察》.自願的受苦。

繁星:“是與否”練習15分鐘,整個過程感覺腳站得很穩。五分鐘過後手開始酸脹,把手往上擡高30度,感覺前後胸都有被拉伸的感覺,胸部感覺挺拔起來。大約七分鐘右手上關節疼痛,雖然沒有前些天疼痛厲害,感覺還是鉆心的疼。想放下的念頭起來,飄過。內在有個堅持的聲音支持著我。十分鐘以後開始頭部微微发熱,一股暖流剎那間傳遍整個身體,直至指尖,隨後右上關節的痛減弱有點麻脹。左手好像就舉不動的感覺,有點累。15分鐘結束,慢慢放下雙手,感覺剛剛沒做過什麽。一切自然。

詩君:世儒老師,我開始做擡手臂的練習了。你之前的觀察記錄對我觀察自己的身體有很大的幫助,感謝老師。因為右肩頸的舊傷,所以我第一天先做3分鐘,第二天3分半、再到第三天的四分鐘。因為開始感到舊傷的疼痛,接下來每天開始增加10秒。今天第五天,擡了4分20秒,並且開始文字紀錄。我想問老師的是做完後的狀態。今天做完後我有一種不想移動的感覺,前幾天也有,但今天格外的明顯。於是站在原地感受全身。我本來期待自己可以站得像艮卦,保持完全靜止的狀態。但我發現我怎麼樣都做不到。身體會不自覺得極輕微的晃動。我必須非常有意識的縮肛提陰外加腳掌稍微向內側用力,才能維持極短暫的全然靜止。最後我放棄了,就讓身體自然的搖晃,我想這樣的搖晃肉眼其實是看不出來的,但我可以感覺到能量上的晃動,而這似乎才符合身體當下最自然的狀態,也就是我原本設定的艮卦狀態其實是和身體當下自然的狀態違背的。想問老師這是不是你那天想教會我的?我是努力的人,且習慣設定目標,當我用盡全力後發現還是不行,自然而然的放下目標,就會回到當下身體最需要且最放鬆的狀態呢?

世儒:詩君,設定目標,然後信任身體,順應能量,會輕微晃動,就放鬆的讓它去動,帶著好奇看它會怎麼動,去經驗去享受那個變化。用童心與童眼對自己的身體反應好奇,放下對錯,這是遠離頭腦與自己的身體產生更緊密連結的有效方法之一。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