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學律動》第3天:無論別人講什麼,最終要自己內心的篤定 尚靈心/北京

今天最後一天跳律動, 準備工作,注意力的練習都越來越深入, 林老師今天變換招式,讓我們閉上眼睛跳,讓我們自己一個人對著牆跳,我發覺我閉上眼睛、我一個人對著牆壁,我內心都是清晰的,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我內心是輕鬆和清明的。

在那個剎那我跟我的清明在一起,我是清楚的,我是有把握的,每一步怎麼走過來的我都是清清楚楚的,即使有做錯,我看到後也可以即時調整或繼續前進,我是那麼的穩定、淡定、氣定神閒。可是,現實的我不是焦頭爛額又無比慌亂嗎?我不是認為我過不好我的生活,我做不好當下的事情嗎?這些信念是哪裡來的?這些擔心是哪裡來的呢?這一天,這一刻明明就清明無比。

葛吉夫律動是一面照妖鏡,你平時的模式都會在這面鏡子裡照出來,而你在這件教室裡發生的事情,也一定在你生活中必然的發生。這一天,讓我感覺到我內在堅定無比,滿滿的自信。可是那個認為我做不出來的是誰呢?太奇怪了吧。這讓我想到,我最近跟我朋友提到的,“我內心虛弱呀……”,錯,張妍, 你可不虛弱。我今天體驗到,遇見內心那股力量了。我走過來的每一步我都那麼的清晰,是我的選擇。分享完之後,林世儒老師說,是內心那份篤定的力量。我說是,我有內心的一份篤定,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並且沒有什麼能撼動它。

其實,我自己經歷過來的,無論多少人給我意見,或者無論我去詢問多少人, 最後我內心仍舊慌亂。唯獨找到自己內心的那個篤定,才能前行。葛吉夫律動做的這個工作,所有的注意力收回到自己的身上,在自己的身上下功夫。

林老師今天一天的內容量很大,看上去很輕鬆的課程,卻在不知不覺間傳遞了很多。講到人的注意力,人的理智中心、情感中心、運動中心、本能中心, 每一個中心都有不同的注意力。

《人可能進化的心理學》完整講了這個體系,我只簡單來說我最大的收穫吧。你看這麼多張牌,就代表不同的“我”。每一個我都有不同的需求: 情感的,身體的,頭腦的,它們會發出不同的聲音, 例如裝飾這個房間,你會更注重美感?還是實用?還是價格?本能中心的人要舒服; 運動中心的人也許要一個跑步機。每天你都有無數的聲音在內心衝突,到底聽誰的? 哪個才是真的我?

我說這會兒我就是不想起床,我是不是就叫做接納允許自己?我今天終於清晰了。這些都不是,這些全都是小我。所有的這些無論是腦、心、腹,全部都是僕人,主人呢?誰才是主人呢?

那個“大我”是誰?它在哪裡?我突然冒出來一個詞“上帝的意志” , 原來傾聽內心的聲音,太多的時候,我都傾聽了小我的聲音,隨業流轉去了。而美其名曰,我在成長,我尊重內心真實的聲音。什麼叫真實?什麼叫內心?原來我都不懂, 而只是套用了身心成長的詞語來給自己的慾望粉飾。我真的看見了,對不起,我做錯了。感謝,我今天清晰了。那些都不是,那些聲音都不是。我到底要什麼?我是誰?

林老師把“真正的主人”和“頭腦”用康熙和鰲拜做了類比。就好像康熙還那麼小,沒有力量, 有一天他長大了,他想奪回自己的權力,鰲拜能答應嗎?那必然不能。那他怎麼辦呢?只能加強鍛煉自己,加強壯大自己的力量,然後在某一天不知不覺的收服它。就好像我們正在跳舞,頭腦覺得好玩兒呀,有意思呀,它真的不知道我們在幫助我們生命真正的主人獲得力量。

我在練習中停下來,特意拍下來林老師陪伴學員的照片,提醒我時常記得:

不著急,慢慢來,沒關係的, 做錯了沒關係的,只要先聽音樂,數數,動作做得亂七八糟都沒關係……

我不是教你來跳舞,我是來陪伴你度過這個過程, 什麼過程?

那個內心的顧慮,那個對自己的限制,那個不敢…… 你說,人有什麼學不會的?不能做的事情呢?沒有!那為什麼你跳律動就說不會呢?還不是因為你緊張、害怕犯錯、怕丟臉、對自己嚴加指責、評判到沒有力量繼續做事。是不是這樣的?所以,律動就是工作生活的縮影。只要在這裡,我們一起度過了那個難關, 回家以後你就不一樣了。

因為,那個經驗你得到了。你便可以適用於你的天地了。這是一件多麼令人歡欣鼓舞地事情呀。這里地一次經驗, 有你,有老師,有同學; 回到家裡,也許只有你一個人去面對現實地挑戰,記得, 在這裡,你做到了。相信,你可以的。

就這樣, 一點一點去練習, 一點一點去擴展這種經驗,這個過程老實說不容易,不是很多人喜歡這個工作,因為葛吉夫說的這會給人帶來內心的“摩擦” ,會讓人掙扎,不舒服,但卻恰恰是在這樣的掙扎不舒服中,內心才會產生新的結晶。

Facebook 外掛功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