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溫柔與勁道 / 周蜜 (深圳)


久聞【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兩位老師之名,早先在壽文的分享里也對兩位老師照片中的風範一睹難忘;這兩月終於真正肯臣服下來認真照看自己的身體,又逢兩位老師在溫熙的南方開課,於是不遠長程,欣然前往。距離再長,也抵不過心裡的預備妥當與因緣的具足。

2019年1月18日-20日,三天的時間很快,跟著老師們一個又一個身體部位的遊走,各個認真地兼顧;三天的時間,又顯得那麽地慢……因為我從來沒有舍得花這麽長的時光、這麽仔細、這麽誠懇、這麽謙卑的面對它——我的身體,面對它的每一分每一寸,時時處處;我也真的,從來沒有花過這麽多的心思,去專注地觀察、溫柔地安撫這其實無比精妙柔弱的神聖之器皿。而這樣的第一次發生的全然地注意,悄悄地,讓我內在的很多部分都開始發生了微妙的轉變。

關於生命的溫柔與勁道。

從一個慣常過度用力、喜好直切結果、對過程粗糙不夠耐煩的我,開始慢慢摸索學習生命當中溫柔的面向;到這裡卻發現,原來只是外面套了個模子、裝了個樣子而已:溫柔下來的時候,並連不上生命內在本有的動能與活力。所以在按摩的一開始,「努力」學習溫柔的我,對於力道的使用變得極其質疑而不確定,這就如人際交往中溫柔禮貌的拒絕一般,雖然觸感溫和,但是並沒有能夠讓人感知到真誠連接的渴望。

後來我開始去觀察,老師們是如何在按摩與日常為人中去由內而外的展現誠實的溫柔品質:我發現在那內裡面,有著很深厚的篤定與勁道在。不是眼光朝外的自我裝點,而是內裡,真的有信心自立於這紛繁多樣的「人」間卻毫不受其牽引;因為「自立」而形成了廣闊的人際空間去容人與人之不同。而溫柔、或是溫和,都是在那之後才自然開出的花朵的馨香。

如同這按摩的呈現,身體就是我們服務的器皿;我們活得如何,與自我、身體的關系如何,全都真真實實地在這觸碰、揉捏、按壓的過程裡一一展現。如一面安祥的鏡子,在躺著的對方無聲的接納與允許之中,我能清清楚楚的看見自己此刻的方方面面,極其溫柔、卻又極其精確,如同美妙的父親與母親之愛的交融。我「在」這個當下,感受到了生命的寬容,又反觀到個體生命進一步去擴展的方向與可能,還在與另一位生命個體修習信任與接納的過程中,經歷了具體的愛的意識的珍貴體驗。還有什麽比這更美的恩典與禮物。

那些由內在深處發出的一呼一吸的邀請

按摩中的很多時候,都要與我們自己身體的呼吸合作,去連接與運用自己的自然呼吸,也去仔細的觀察與校準對方腹部自然的一起一伏。我發現對這最細小而切實的連接生命的方法,我是那麽的容易忘記或忽略。一不小心,就全然聚焦在自己與對方身體接觸的手上,手臂在哪裡、身體在哪裡、呼吸在哪裡完全顧不上,直到身體因為某種不舒服的姿勢發出緊張的信號才發覺,哦,我又忘記了「自己」的身體也在這裡,我又忘記了和自己的身體「合作」來起承轉合。

這個慣性是如此地牢固,以至於當老師幫助我調整了一下姿勢,讓我有一刻感知到了如何用我自己的「全部」來完成某個按壓的動作時,我竟然油然生出一種久違的傷感與感動:傷感我從前那麽長時間的生命,與這麽細小而確切的生命連接都如此遙遠;又感動此刻所感受到的那種兩個個體生命通過核心深處發出的呼吸頻率來調協一致的和諧感,美好得讓我深深感嘆生命被創造得如此奇跡而神妙。

當我深入自己的核心去發出連接的邀請,沒有任何頭腦的構思與劇情,也不需要任何時間與空間的開展,我的呼吸和對方的呼吸就在那一瞬間開始神奇的不費吹灰之力地調頻一致了,起伏得如同同一根絲線上兩粒串聯的珍珠,又聯合得好似一個母親子宮內共同孕育的兩名嬰孩。手上的動作就自然而然地在這源自身體深處和諧的呼吸帶動下,輕鬆而又適切地完成了。無需輕重緩急的區分,生命在那一刻的演出只是天衣無縫的貼合,真真地是十分之美麗。

我這一個素來對關系,尤其是深入的關系心存膽怯之人,在那一刻也被生命個體之間能經驗到的某種親切深刻的觸碰之可能所深深地打動了。如果存在是為了這麽美好的相逢與觸碰,那還有什麽真正的「無意義」可言呢。「生」命的美妙種子就在那刻種下了,於一顆願意因之而去繼續嘗試人與人之間接觸之可能的心裡。於是又收到了一個無與倫比的恩典之禮物。

生養照看一個嬰孩的耐心

我的生命並沒有被很認真仔細地照看過,因為父母那輩的人生之旅中有太多的倉促,於是我也無意識地養成了倉促的習慣,如果過程可以短一點,直接有個漂亮的結果,那該有多好。即使在陪小孩玩耍、給小孩洗澡的這些其實十分珍貴的片刻,我也常常會很粗糙、走神,或是急切地想要事務性地完成。那顆孩童純真喜悅地享受當下的心,常常如何努力也遍尋不著。

於是長達一個多小時的按摩全程,成了一個真切的對我軟弱的耐心的考驗,這持續的覺知和專注真的是非常地不容易的。我活躍的頭腦裡不斷地在體驗著各種被幹擾,一會看到別人的進程升起了比較和焦慮,一會又感覺到身體里發出疲憊倦怠想要隨意湊合一下的信號,一會又開始擔心自己的力道而開始刻意地調整、或是拼命在頭腦裡試圖想起下一步驟是什麽以免影響承接的流暢度,那些各種為了表演和裝點而生出的多余的思慮一個又接一個,身體也缺乏真的花這麽長的時間滿腔誠意的面對另一個生命的誠意,於是這一個小時常常對我來說是十分之漫長、極其艱困的考驗。

等到終於快要結束的時候就不禁自然生出了「啊!終於快要完了」的念頭。但當我真的結束了這個過程,低著頭向躺在地上的對方致禮,又找了個旁邊的地兒盤腿坐下去時,一股不期而遇的光亮的暖流瞬間綻放而融化在我身體的內在感知裡,讓我一時貪婪地不願睜眼醒起。我這才發現,在那些進進出出大腦的念頭之下,我的身體在這個堅持經驗的全程裡收到了多麽豐厚的一個禮物,那是言語不能描述的全然地進入,進入光、或者進入愛的意識的珍貴的一刻,它因為我所堅守的誠懇的服務品質而受邀前來,讓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實與圓滿。

我感受到了生命循循滋養我的耐心,它和那切切尋求結束的心念不同,它是一種十分溫柔又坦誠的允許,允許我的一切,又分毫不差地在結束的時刻贈予我所施予生命他者的禮物。我的內在,為這種自然界的一個個生命體之間圓融的收授之圈而微微地悸動顫抖;在這裡面,埋藏了那從生命甫一存在就有的、亙古不變的永恒而簡潔的真理。再次印證到它,讓我又一次深深地被打動。也讓我,再一次地願意去相信,我們這些如流浪的嬰孩般柔軟珍貴的生命,值得這些所有真正充滿誠意、專注與耐心的照看。因為我們每一位,都是如此這般的神聖和寶貝。

深圳「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課後小劄
周蜜 2019-01-21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33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