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黃倉庚,畜牝牛吉 /小昜(台北)

很久沒有學連續的神聖舞蹈課程了,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也慢慢更加連續認識自己在自己的日常。回想起幾年前,第一次跳神聖舞蹈,就三不五時聽見老師說:「這不是什麼火箭科學,請用你的聰明才智去學習」。

每說一次,搞得大家每個人心慌慌,身怕自己是那個團隊裡的老鼠屎,後來學了兩期世儒老師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才發現,我還真不是那個老鼠屎,因為我就是那個老鼠本人。不只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還擴展到外面,不是外在顧慮而是外在批判。

後來隨著年歲增長,也惦了惦自己斤兩,逐漸內斂起來,還真知道要成為一個「人」不是你打從娘胎出生你就是這麼簡單。而是要在很多方方面面中,學習「下功夫」:

說起來也意外,去年這一年,誤打誤撞參加了世儒老師的課,很幸運的意識到,原來「律動」(神聖舞蹈)除了講求精準外,還可以追求一種品質,那種對身體與對生命的那種「鬆」的品質。

原本看自己下垂了的肚子,想說,鬆這件事,哪還需要學,你看我的肉鬆成這樣,後來認識到自己的身體上的障礙,往往是自己對自己生命的用力與緊抓不放。

於是瞅了自己的心一眼,再用力啊!還不打緊放開!

怎料很多事情就是放不開,很多小事還是不放過自己,無法真正的斷捨離。
很多事情就是沒辦法,也不懂得順其自然。

每跳一支舞,就好像第一次,也像是最後一次。旭日東昇,音樂奏起。節拍如同鼓擊,律動猶如詩歌。夕陽西下,樂曲落幕。

想起蘇菲的一句名言:「在死亡之前死亡(丟棄對當下的阻礙)吧!」

因為一旦錯過,就不在了,但人難免會不小心犯了點過錯,現在卻能比較有意識,當我有意識的那刻開始,卻也發現,原來意識就已經跟當下分開。便不忍責難,不去追問為什麼。而是選擇反思,謹慎,對自己踏的腳步錯了,當下有意識,就夠了。精準的動作不敵那形如槁木般輕盈的身軀,俐落的舞步不敵那炯炯有神散發光采的眼睛。

最後的分享,我說我終生的目標,是志在逍遙。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
《莊子.逍遙遊》

白話的意思是:
若遵循宇宙萬物的規律,把握“六氣”(指陰、陽、風、雨、晦、明)的變化,遨游于無窮無盡的境域,還需要仰賴什麼呢!

若是我,也許我會這麼詮釋,若能在規律當中學習中正,學習自然的道理,駕馭各種不同的變化,記得自己,然後再學會忘記自己

夫復何求呢?

2021/2/18


林世儒:我喜歡文章裡的這一段:「每跳一支舞,就好像第一次,也像是最後一次。旭日東昇,音樂奏起。節拍如同鼓擊,律動猶如詩歌。夕陽西下,樂曲落幕。當下有意識,就夠了……..」讀起來有點像詩歌般的節奏。還有這段「精準的動作不敵那形如槁木般輕盈的身軀,俐落的舞步不敵那炯炯有神散發光采的眼睛……..」闡述了我們「工作」的重點不在「外形」而是「內涵」,不是「累積外在知識」而是「提升內在素質」。跳好舞是應然,而蛻變生命正是所以然。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13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