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移默化不逆轉 / 韓鶴玲 (上海)


看了大家陸陸續續的分享,讓我提筆也把之前的一些體會寫下來的動力越來越強。直到看了方圓的那篇。頓時,讓我記起了課上林世儒老師教的一句一句,仿佛時空倒回一個月前的那些時刻。模糊了視線。

上完課決定收筆不再寫什麼所謂的「心得」也是因為這一年多,自己的改變。就像林老師說的,回頭看看,發現了之前自己「甘臨」的狀態。如今不想寫,自己倒是也會得意,恩,我終於過了「甘臨」的階段,不想大嘴巴,叭叭叭說個不停。喋喋不休的分享,隱含著想要證明我學得很好,我領悟很深的小小而深深帶點邪惡的動機。

這幾年來上了國內外老師們的各種課程,記得每次上完課之後,都很留戀那種氛圍,包容,允許,釋放,有愛……,但回到家之後,感覺異常的失落。這一年來便停下了各種的課程,而這回我發現了自己小小卻很堅實的進步,就是這樣的落差幾乎沒有了。我不會因為回到生活,邁進家門的那一刻感到穿心的低落,也不再如以往一般那麼那麼抗拒生活丟給我的難題。這種改變,世儒老師的課有著潛移默化卻不可替代的作用。

就像我第一次跳神聖舞蹈,對老師的每個指令都很頭疼,頭疼到討厭哦!心裡嘀咕,這個老師好討厭,怎麼沒完沒了,剛學會了,就改了……,經過了第一次1.5天的「折磨」,我徹頭徹尾放下了對自己的要求,不切實際的控制,一切來源於自己頭腦的纏縛。

這一次,對老師的每個指令,從頭到尾幾乎沒有粗大的抗拒,偶爾因為比較累了,有些極細微的期待,希望可以偷個懶,休息一下。取而代之的是,經常對林老師說:「來啊!來啊!儘管放馬過來啊~~」,一切都那麼輕鬆有趣。

當我回到生活中,我發現最大的改變就是,我對生活扔給我的難題,也消失了曾經巨大的抵抗。可終究,生活比神聖舞蹈難的多。對嗎?我們抗拒的不是事情本身,我們抗拒的是穿越那情緒漩渦時「想像中巨大」的痛苦。只有當不抗拒了,想像的痛苦也就沒有力量了。

生活扔給我們的難題,要複雜的多,難的多。可就像林老師說的,在舞蹈中有轉變,有穿越,這樣的改變是不可逆轉的。回到生活中也依舊可以「定」住。

寫到這裡,其實能講出來的心得,我覺得都不叫心得啦。拉拉雜雜的講,我覺得可以拿著酒杯,對著明月說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可是畫餅終究不能充饑,望梅終究不能止渴。

頭腦的學習速度太快了,這也是我不想讓自己提筆寫的太多,寫的太細緻的原因。也同時因為,寫出來的,已經不再是心裡想的了。語言,文字,思維,感受,四個維度相差甚遠!如果我能幫到你,你也可以直接來問我。總歸好過隔著螢幕看心得。

這一切,真的都很感謝世儒老師,那樣的潛移默化教導,那樣不可逆轉的改變,那樣仿佛刻入阿賴耶識的記憶,縱然被生活偶爾淹沒,總有一個瞬間,猶如電閃雷鳴般記起!還有林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另一個方面的穿越,以及和身體的連結。我同樣也受益匪淺。


熊柏豪:我對治療課程的感覺也差不多,上課感受到的接納、包容、覺察,以及回家後的失落,感覺像是把心裡的匱乏用治療課程來填補?還會想繼續報課程。也許當我相信治療時,會陷入沒有治療就無法康復的循環中,也許我需要幫助,但可能是我的內在跟外在對我目前的人生方向不同意,隱隱有種缺憾在,也這是我想透過治療來尋求的原因吧!

Misherr:分享我個人對於治療的觀點:我覺得治療就是現在的你和過去的你在拔河,看誰的力量大?如果過去的你力量大於現在的你,那麼現在的你就輸了,就會掉入過去的創傷或者是傷痛當中,然後你就需要治療。而如果現在的你力量大於過去的你,那麼你就贏了,你就會不受過去的創傷或者傷痛的影響,而能夠安然地活在現在。因此我個人認為:真正有效的治療不是把焦點放在過去的創傷或者傷痛, 而是應該把焦點放在現在的你身上,【找到方法工作自己】,讓現在的你力量越來越強大,你才能夠擺脫過去的影響。否則如果不斷地把焦點放在過去,那麼有一種風險是~~你可能會因為不斷地挖掘而強化過去的創傷和傷痛,而使得傷口越挖越深、傷痕越挖越大,而一直在那裡兜圈子,永遠都治療不了,這樣反而會讓自己困在過去的創傷和傷痛之中,永遠走不出來。

蔡志宏:@雄柏豪 情緒要疏通

Misherr:葛吉夫的教導中有所謂【不表達負面情緒】,或者稱之為【有意識的受苦】。當然這是很後面才會進行鍛鍊的功夫。當你能夠主動選擇不表達負面情緒,而是將之做為【工作自己】的機會,並且保持觀察,那麼最後這個情緒就會被轉化。因為這個過程是非常困難而痛苦的,因此不會輕易鼓勵初學神聖舞蹈者去練習,往往是會放在很後面的階段再來鍛鍊。而葛吉夫認為:若是無意識的受苦,將終身重複受相同的苦;反之有意識的受苦,一次就夠了,從此將終身免疫,不再受相同的苦。

熊柏豪:@Misherr 有在老師的podcast看到,原來是這樣的意思。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5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