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的「未濟」 /方圓(上海)

老師的文章《未濟:神聖的不滿足感》又再一次與我最近的生活境遇不謀而合,簡直忍不住要為這種天造的緣分鼓掌叫好。

之前正巧與好友在談論「水火既濟」與「火水未濟」兩個卦象。朋友所在的公司就是以「未濟」卦為logo,設計得很是巧妙:上面的火焰妖嬈地往上升,下面的水泱泱的泛著同心的波瀾,遠看很像一只搖晃著的狐貍尾巴。這不正符合「未濟」的卦辭嗎:「小狐汔濟,濡其尾,無攸利」。

更巧的是,朋友屬水,公司主管屬火,朋友在工作中諸事與上司有所摩擦,極為刺激與「痛快」。由此根據我粗淺的認識,目前這個狀態並不利於朋友的發展。你想啊,從卦象來看,火往上水向下,明面上兩者就是離心離德的了;再加上這個「未濟」,不就是「沒有渡過」的意思嗎?這不更說明朋友這屬水的,處境艱難,被屬火的主管克的死死地,還得乖乖低頭為主管服務。這日子簡直就沒法再看了!

我當時腦子一熱,給了個「驚世駭俗」的建議:不如把公司的logo換成上水下火的「既濟」好了!這樣至少看著盤面上大家一片和諧,而且形式大好,功德圓滿。

由於我跟好友都對易經所知甚淺,目前尚處於「望而生義」的瞎琢磨階段,因此這番討論說過就算,並沒有十分在意。直到讀到老師這篇文章,一下子點亮了這種「神聖的不滿足感」。我在第一時間趕緊把文章分享給好友,一起讀過之後,居然讓我們有了豁然開朗的感覺。

老師把「未濟」這個詞用Carol Dweck的「尚未完成」(Not Yet)來詮釋,一下子盡掃原本我們理解中對現狀無可救藥的頹喪之意,而注入了充滿希望的可能。這簡直像是在圍棋的黑白廝殺中,只要換一個角度,「兵敗如山」反成為「滿盤皆活」,簡直不能更神奇了。細細想著,越來越妙,忍不住一拍大腿,笑出聲來!

可不是嘛,古人就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說法。如果我們只局限於眼前的困境,特別是用成敗對錯給事物貼上標簽,那麽無論是眼前的境遇,或者境遇中的自己,都完全失去了自由。

一但能對自己有所覺察,從這種糟糕透頂的的情緒中鎮定下來,接受目前自己還做不到的現狀,同時記得自己想要前進的目標。那麽既然已經跌到谷底,再走下去就全是上坡路了。只要心中能抱定「尚未達成,我還需繼續加油」的心態,懸崖也能化為坦途!

不過這麽說說容易,做起來著實艱難無比。回憶起神聖舞蹈課堂上那些汗水與眼淚交織的經歷,未嘗不就是這樣行走在刀鋒上的痛苦煎熬!當跳不出來,組不出動作時,大腦一片空白,四肢完全像被凍住一樣,眼淚伴著鼻涕在臉上恣意縱橫。而身旁同伴流暢的表現,更無疑是在自己心上撒鹽——「我怎麽這麽笨」、「太丟臉了」、「我要逃跑」、「討厭的老師,該死的舞蹈」……

無數的自責、自毀,還有對外的怨恨、逃避,所有的一切,都分毫畢現地在神舞中清晰呈現出來。哪怕是平日風度翩翩、進退有度的君子淑女,這個當下也免不了狼狽倉皇,完全沒有了往日里的形象。難怪在南寧「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十日營上課時,主辦方在教室大門上明晃晃地掛著一條小兒臂粗的鎖鏈,據說就是防止學員棄課逃跑之用的。

還好有經驗豐富的世儒老師,無數的接納,無限的耐心,陪伴一名又一名學員度過這樣痛苦的暗夜,幫助學員逐步看清楚「目前做不出只是練習得還不夠」的事實,堅持再堅持。當大家突破困難時再回頭一看,那些曾經面目猙獰的攔路虎,原來只不過是裝模作樣的路旁石雕而已。這樣再面對未來的路時,便有了一份自信與底氣:刀山火海我都闖過來了,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這樣的自己,甚至還會對挑戰有一份隱隱的期待呢。

這應該就是老師所說的「神聖的不滿足感」吧,由內而生,無往不利。同時也讓我對「未濟」有了全新的認識。

我應該會對好友說:雖然此刻仍然處境不順,但Not Yet,一切尚未完成,也就一切皆有可能。小狐貍不要因為尾巴被打濕了就放棄了原本渡河的目標,堅持下去,順應外境,臣服自心,做自己當下應當做的。我也會陪著你一直走下去,加油!

感謝老師珍貴的教導!


高老師回應:

方圓文中提及:難怪在南寧「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十日營上課時,主辦方在教室大門上明晃晃地掛著一條小兒臂粗的鎖鏈,據說就是防止學員棄課逃跑之用的。

以上所謂的「鎖門以防止學員棄課逃跑之用」,純粹是我開玩笑的說法。沒想到方圓就這麼認真地聽進去了,還誤以為真呢!

實情是這樣的:南寧十日營的教室大門外面是休息區和衛生間,休息區大門外面則是早餐區和一樓前台。因為衛生間是教室和廚房以及前台員工共用的,因此休息區的大門不能鎖上,往往員工進來休息區使用衛生間之後,出去就忘了關上休息區的大門,有時風大就會吹開教室的大門。

因此主辦方為了防止風大把教室門吹開,便準備了一個長方巾從教室內側把兩邊門把綁上。而方圓在教室門外把手上看見的那條鎖鏈,則是下課後酒店用來鎖教室大門用的。通常早上員工把教室大門打開之後,會把鎖鏈收起來,而有時可能是圖方便吧(?)便直接把鎖鏈掛在教室大門外的門把上。


qZqO

發佈留言